山洄

【泷粤】老王与小潘(PWP,肉渣,一发完)

一个垂涎南色而被吃干抹净的悲剧。真人无关,OOC我的。一发完。

老王零几年科班毕业出道演话剧,没几年已经是老王。
小潘呢,从上个世纪末开始顶张粉嫩的娃娃脸开始拍戏,迄今为止还有德高望重的老前辈管他叫小潘。

小潘第一次和老王演对手戏,老王背靠着窗,外边水银灯大亮,仿佛有阳光一道一道穿过百叶窗,在他低垂的睫毛上晕出两弧暖融融的光,小潘一愣,没来由把台词忘精光。

导演打趣,潘老师昨晚没睡好啊。
小潘抱歉地摆摆手。再来一次。

从此提防。
可越提防越上心。老王撩拨头发的手指,毛衣下不经意露出的窄腰,紧身牛仔裤马丁靴勾勒出的长腿,无一逃过他的眼。

男的看男的妩媚起来,比女的还要命。

小潘自己长得好,总有或年长或年少的同性示好。这么些年,包括后来单的那几年,他一直认为自己笔直。没想过有一天,看一人对着镜头吸溜泡面都可爱。

杀青的前小潘和剧组去吉林拍外景,老王跟B组赶最后一场动作戏,爆破,打斗,空包弹,血浆,几周连轴转。终于都回北京参加杀青,导演道具组灯光姑娘们,人声鼎沸。蛋糕很甜,酒很醇,人很美。

怎么被压到床垫上记不清,依稀软的嘴唇,硬的胡茬,醉里缠绵。连被凿开的痛被酒精包容,只剩咫尺间的那双眼睛,情绪盖住了脸,像隔着缭绕的烟。

欲念朦胧里视网膜里笼着一片猩红,警官老王坐在审判者的位置上,夹一根烟,烟雾间光影里,千言万语却无法言表的唏嘘,十五年,艹,我竟然没交下你这个朋友。小潘带着手铐坐在对面,半明半暗。在轻不可闻的这声“艹”中,无法控制地一颤。他清楚记得在老王这最后九分钟华彩般的独白中,自己难耐的硬了。

而现在这份硬正从后方突如其来的痛楚中复苏,雨后春笋般缓缓起立,抵住老王结实的小腹。老王的硬被紧致含住,黑眸里闪出凶光,开始撕下演员的皮囊,拿出运动员的气概狠艹小潘。床上的小潘老师和平日判若两人。暖,红,软,香。并不是玫瑰的香,而像一块红酒腌过的七分熟脱骨牛排,让人克制不住食指大动,一口吞下。半阖的眼睑里无措的眼珠左右躲闪,终究承受不住被逼出些微潮气,聚拢在泛红的眼稍。
嗐,慢点。
艰苦奋斗中的老王抬眼扫了一遍身下的春色,用当年挂双杠的手法,技巧娴熟地把小潘老师两条颤巍巍的小腿悬空安放在肩膀上,继续埋头苦干。
啊~嗯~
潘老师,声音...真好听。
闭,闭嘴。

【泷粤】喝茶

写的好棒!!

Alex has new shoes:

RPS清水预警。

———————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刚过的时候,白夜剧组启动了开机仪式。北京的秋天已经很有些凉意,农历二八月乱穿衣,剧组的女演员为了维持风度穿的还尚显单薄,男演员和工作人员就已经毫不吝啬的往身上添衣服了。
潘粤明用一件黑色的绒衣把自己裹得严实,晃晃悠悠的站在工作人员里,右脸上有一道“疤痕”,是剧里关宏峰关宏宇双胞胎兄弟的妆容。
按照拍戏约定俗成的惯例,戏开始之前都得上香,祈求拍摄平安顺遂。白夜剧组也没打算免俗。做他们这行的,关于迷信的事儿,有时候宁可信其有,开机前一炷香一挂炮总是免不了的。
上完香潘粤明拍了拍手,把手指上沾染的香灰弹掉,有一个人影从他左边慢慢踱步过去,他的注意力被稍稍吸引了过去。那个人是王泷正,王泷正也已经是剧里周巡的样子了,半长不短的头发,不羁的小胡子。他们俩之前见过几面,也都是因为这部戏。
照完大合影,监制五百让潘粤明说两句话,潘粤明表达了对剧本的喜爱,并谦虚了几句。象征着开机大吉的鞭炮声响起的时候,潘粤明捂住了耳朵,人群的另一头,王泷正也捂住了耳朵。
为了白夜冷峻的气质相契合,最初剧组打算把全部的戏份都在北方拍好,先是北京,再去长春。其中长春是剧情需要不得不去。此外,大家一致觉得北京确实太冷了,很多室外的戏拍起来缩手缩脚,尤其动作戏更没法拍好。于是改成了关宏峰家里的室内戏在北京拍,其他的戏转战东莞。

拍摄关宏峰家里的戏,潘粤明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和自己对戏,这么说也不尽准确,至少还有替身演员陪他。除了替身,还有一条不能陪他说话的肺鱼,是导演安排关宏峰养的肺鱼,在戏里叫老虎。导演说关宏峰四十了又没有女朋友,要有一个情感依托。潘粤明在片场帮忙喂鱼,体会着关宏峰的感觉,他叫了一声老虎,又觉得如果他和鱼说话就真的精神分裂了。
拍摄的第十天夜里,潘粤明坐在写字台前拿着自己第十一天的拍摄通告表,看着表格里的峰峰宇宇,想着拍戏拍了十天还没见到剧组其他演员,也算是一件奇闻异事了。他拿起桌上温热浓稠的银耳汤,喝了一大口,满足的舔了舔嘴唇,疲劳的时候,甜品确实有治愈效果。
几天以后,他在拍摄通告表上里看到了一个除了峰、宇之外的字:巡。他有种在沙漠里将遇到一汪绿洲的期待。
潘粤明和王泷正其实不熟,他只知道王泷正签了五元文化后拍的两部戏,一部是前一段时间很红的心理罪,另一部是画江湖之不良人。
在那个下午,他在化妆间里,一如往常的坐在椅子上,收起了手机,双手放在并拢的双腿上,放空等着化妆师姑娘帮他化个关宏峰的冷峻眉眼。他听见开门的声音和脚步声,以为是化妆师进来了。
“潘老师,您好。”一个醇厚而特别的男中音响起。
王泷正走进片场里对潘粤明说的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么客客气气的。
潘粤明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你好你好。”俩个人握了手,随意寒暄了一会儿。化妆师走了进来,他们就各自准备各自的。
那场戏是周巡跟着关宏峰进了他家里,以蹭茶为名行试探之实的戏。
关宏峰打开了门,由于黑暗恐惧症待不慎掉了钥匙,周巡帮他捡起钥匙,顺手开了灯。
周巡在关宏峰家里打探了一圈之后, 发现似乎没有什么奇怪的。关宏峰此时已经泡好了茶,用玻璃杯盛好的,两杯绿茶。
嫩绿的芽茶还全数浮在水上,他们却已经没时间喝茶了,毕竟醉翁之意不在酒,周巡的本意也不在喝茶——周巡就是来试探关宏峰看他是否把关宏宇藏匿在家里的。
然而关宏峰先他一步,已经发短信让关宏宇躲上天台了。
导演王伟对演员的要求是不能过,也不能太收着。导演自己很年轻,上一部戏还在给五百当副导演,他的思想又很活泛,所以他愿意和演员们商量着来。偏巧主演也都是愿意推敲愿意打磨戏的,谁也不想浪费白夜的好剧本,所以同一场戏走了挺多遍。
休息的间隙,潘粤明和王泷正拿着剧本在一起捋词儿。
对了几遍之后,潘粤明说了一句,“说的我都想喝茶了。”
“我知道几家不错的茶楼,下次约着一起去?”王泷正微笑着说。
潘粤明点了点头。“好,一定啊。”
王泷正也点了点头,继续看剧本。
潘粤明发现王泷正和他在戏里的角色周巡气质完全不一样,带着某种程度上的拘谨。

次日继续拍关宏峰家里的戏,一样有周巡。这次周巡是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挂着笑脸就按开了关宏峰的门铃。找通缉犯这件事,突击比打招呼有用。
拍戏的间隔里,王泷正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了一套便携茶具,给大家泡了茶。
“潘老师,喝茶吗?”王泷正招呼了潘粤明。“这个茶还可以。”
“好!来了。”声音里带着一点雀跃。
王伟也是个爱喝茶的主,也老实不可气的伸手拿了杯子,喝了一杯又去倒第二杯。
“快给我留一点。”潘粤明脚上加了点速度,好容易在桌子旁边坐下了,捧着杯子,一口一口的慢慢的喝。“恩,好喝。”
王泷正看着他,并在适时的时候给他加了一杯。

很快他们已经开始为更彻底的白夜颠倒的生活预热了,虽然还没到熬大夜的时候,但也拍了不少夜戏。
潘粤明带着点小孩气的从助理那里接过了一个神秘小箱子,王泷正略带好奇的看了一眼。
“什么呀?”
潘粤明打开小箱子,里面塞了满满地一箱零食。
“饿了。”他拿出来一堆零食放在桌子上。“吃吗?”把酸奶和猪肉脯推到了王泷正眼前。
“谢谢谢谢。”
“吃酸奶不会胖吧。”
“嗯?”
“这个助消化的。”潘粤明做了个总结就喝起了酸奶。
王泷正这才知道他是在自我安慰夜里吃东西不会胖。他也拿起了面前这盒酸奶,不客气的喝了起来。
他在别的剧组里总是被称呼泷正哥,首先是因为年纪比有些演员大,他又从以前就有种少年老成的性格,对这个称呼挺喜欢。到白夜剧组之后,由于有潘粤明,他倒是变成了后辈。他本来以为潘老师会端起个前辈的姿态,于是对他送上了几分敬畏。没想到他是个迷迷糊糊有点少年气质的人,吃起东西来和演戏一样认真,“老少年”这个词跳进了他的脑海里。


王泷正和侯雪龙有一场在北京场的戏。周巡发现关宏峰其实偷偷联系着关宏宇,于是领着小汪和队里其他警员不顾程序闯进了关宏峰家进行搜查。周巡和关宏峰的关系是亦敌亦友,搜查他家和搜查别的地方不同,查指纹查物品,一个地方也不能漏,但动静也不宜过大,否则又怕伤了交情。这里的分寸王泷正拿捏的恰到好处,周巡对着关宏峰家的监视器拨弄头发的桥段甚至让这段戏加了点笑果,只是被欺骗后的怒气,似乎还得再持续一段时间。
为了连上后面的戏,潘粤明仔细的看了这段戏的回放。他摸索着关宏峰在监控后面看见了这一番搜查会是什么反应。关宏峰是一个城府深的人,仅仅有几次真正出现了情绪上的失控,其他的时候都喜怒不形于色。他对于周巡这种举动的反应,似乎不应该是单纯的愤怒。他应该是有怒气的,又应该对周巡的所作所为有一定程度的理解,他可以利用这些怒气让周巡对他服个软,毕竟周巡什么也没搜到,总归有点心虚。
他对关宏峰和周巡的思考转移到了王泷正身上。这段时间的合作让潘粤明觉得王泷正和他想的很不一样,王泷正一点都不周巡,不但不周巡,还有点内向。独独在演戏的时候,可以把积蓄的力量全部爆发出来。他很喜欢和实力相当、戏好的演员对戏,毫无疑问王泷正是其中的一位。

北京转场到东莞的时间到了,提前几天潘粤明就一直嘟囔着期待去广东。
候机的时候潘粤明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开心,王泷正问他:“这么期待去南方啊?”
潘粤明双手插在兜里,整个人被厚羽绒服裹的严严实实,他乖乖的点了点头,声音糯糯的:“我有点不耐冷,耐热还可以。”
想想又补了一句,“我还得算半个广东人。”
最后他又说:“再说了,我特别想吃广东小吃,好久没吃了。”
王泷正认为这三句话都是实话。他总觉得在北京还有什么事没完成,终于顺着吃东西这条线想起来了。“上次约了去喝茶,到现在也没成,去广州补上得了。”
“行,去喝早茶,顺便吃广式茶点,哎呀说的我都饿了。”潘粤明咽了咽口水,眼睛亮亮的。
王泷正揶揄了他一句,“我觉得你就是冲着茶点去的。”
“恩,这是实话。”潘粤明承认了,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缝。


到了东莞他们才知道,人所有的作息被完全打乱是个什么感觉。为了契合白夜剧本冷峻的气质,很多白天的室内戏也得晚上拍,不过得在窗外面加灯光,显得又像是白天。下午四点开工,早上七点收工,连续几个大夜熬过来,人都像是踩在棉花套上。不过这倒让几个主演轻易就抓住了戏中人所处的情境,戏里角色为了探案熬几个通宵也应该是迷迷瞪瞪的。导演安排了周巡站着靠着椅子背就睡着了,差点仰过去的情境,说这显得真实。


王泷正是一个生活和戏分的很开的人,他一直觉得从前一个戏里脱离的越快,才能更容易的开始下一段戏。关宏峰关宏宇两兄弟和潘粤明之间他也分的很开。
偶尔他远远的看着潘粤明穿着大衣拿着泡着枸杞的保温杯喝水,又放下保温杯,认真的看手里的剧本,表情严肃,嘴里轻轻念着,背景是长丰支队的内景。只有这时候,他会错觉到,这个人是关宏峰。


过了一会儿,那个人注意到他,又会开口问:“喝枸杞吗?养生的。熬了这么久的大夜,喝点枸杞好。”
他又反应过来这个人还是潘老师,而自己实在熬夜熬得太久了。

白夜颠倒的作息,让他们根本没时间喝早茶,不仅没时间喝茶,连吃广东菜的机会也不多。
又一个大夜过去,“泷正,你说广州这么多好吃的,我们都没吃着,晚上都在拍戏,白天又都睡过去了,哎呀真可惜。”潘粤明拿起了他随身的小箱子。
“别开你那个箱子了,潘老师,你那个就是潘多拉的魔盒。”王伟恰巧走过来看见了,急着阻止他,“周巡都胖的不连戏了。”
“怎么冲我来了。”王泷正哭笑不得。“潘老师也胖了。”
“他本来就肉脸啊,胖了看不出来。”
潘粤明急着抗议:“怎么就胖了,都是吃夜宵喝小酒给闹的,这是工伤!”
“就这样他刚才还想着吃广州的美食呢。”王泷正笑着把潘粤明出卖了。


早茶是没吃上,酒却没少喝。在纯地理范畴里,东莞已经接近热带,即使在隆冬寒夜里,还是比北方要舒服,路边卖夜宵的小摊利用这点优势开的很晚,一间一间栉比鳞次的列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巷子里。半夜收工了之后,大家总觉得意犹未尽,穿上厚衣服约着去吃夜宵,聊戏的细节也聊生活,什么都能聊。王泷正和潘粤明都是愿意喝几杯的人,又都有点上脸体质,几杯酒下了肚,脸都染上了红颜色,也不知道最终是谁搂住了谁的肩膀,最初的那点距离感消失在推杯换盏里,消失在麦色的微凉液体里,顺着嘴唇喝进了胃里,最终无迹可寻了。
这些漫有些意思的夜生活,导致拍到周巡想给关宏峰介绍小周做女友的那场办公室戏时,潘粤明发现对面王泷正的脸真的胖了一圈。他忍俊不禁的想着:完了,这回真的不连戏了。

二零一七年元旦过了,王泷正的戏就快要杀青了,他数着日子,还有十多天。他手头上有朋友刚送的茶,冬天里刚出的半天腰。
他找了一个好时间,把茶给泡好,心想再不喝一次他就要离开剧组了,没人一起品,就少了一点意思。岩茶的香味总是足的,很吸引人,潘粤明看到他泡茶,就习惯性的凑过去坐在桌前等着分茶了。他拿起茶杯还是像第一次和他一起喝茶那样,慢慢的啜饮。
“这什么茶啊?”
“半天腰,武夷岩茶,好像还有典故来着。”
“是吗?”潘粤明拿起手机搜了搜。典故是有僧人梦见一只鹞被鹰追逐之后,把宝石留在了半山腰上,过去一看,梦里宝石遗落的地方一棵茶树发了芽。他一字一句读完了典故,评价了一下:“挺浪漫的,下次我要画一幅这个画。”
“挺好的,你画完了也给我看看。”
“行,我还得练练。”
茶叶是一小袋一小袋分装的,杀青之前他分了一半给他。那时候他的画也正巧画完了,鹞、树和石头都栩栩如生。

一月下旬王泷正杀青了,他、潘粤明、梁缘一起完成了他的最后一场戏,和剧组工作人员一起合了影。他拿着剧组送他的花,拍戏拍得灰头土脸的,但是笑得特别实诚。
潘粤明祝贺他杀青,鼓起掌来像一只小海豹。他知道潘粤明还得去长春拍戏,想起刚来东莞的时候他说他不耐冷,告别的时候嘱咐他多穿点,注意安全注意保暖,又感觉自己这句话说出来特别的周巡。
他觉得早杀青的比晚杀青还是要好,至少不用目送谁谁谁远走,只要被目送就够了,出戏也更快一些。他发了个感谢的微博做一个纪念。

剧名从白夜改成了白夜追凶,四个字更有气势也和主题更贴合,最重要的是观众能记住。本来五月份要开播的戏,因为各种原因一推再推,终于定了八月份开播。七月份因为跑宣传大家又见了面。
记者采访问王泷正拍白夜追凶有什么感受,鬼使神差的他又提起了跟潘粤明两个人开拍就约着一起喝茶,直到杀青也没能去成。他觉得自己的记忆力真的太过于牢靠了,多半年过去了还能记挂着这件事儿。恐怕非得想点办法解开这个心结。
在宣传工作结束以后,他开口约了潘粤明:“要不去喝茶吧?”
“现在啊?”对方是一脸茫然。
“择日不如撞日吧。”

(完)

————

我真尽力了,感觉就是毫无萌点的流水账啊!

正大光明是一个姑娘帮我起的tag,笑pee。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存档

可乐游戏keleyx.com:

如果留意一下,你将会在众多的影视作品中发现“顾小白”这个名字。他既是刚热播完《白夜追凶》的剧本策划,也是电影《心理罪》的编剧,在让黄渤拿下今年上海电影节影帝的《冰之下》中,顾小白也担任了编剧一职。传奇网页版 http://keleyx.com和大家一起看八卦!

存档

三更三点:

今天看潘老师的采访,看他说哥哥对弟弟的感情,还是挺共鸣的。哥哥不善于表达,甚至在紧急状况下“坑弟”了一把,但其实哥哥对弟弟的爱也是很真实很浓烈的。

坑弟之后的愧疚哥哥一直都有,被质问时的沉默,在天台上默默挨了几拳,雪洞里的试探,包括刚开始把自己的刑侦知识倾囊相授也不仅是严谨的性格所致,他希望弟弟能够完全洗清嫌疑,他在嫁祸时其实就从来没想过真的要弟弟去承担罪责,他要的是他们俩共同的清白。

选择和弟弟白夜交替也是对弟弟的信任,更不要说红酒案后来全权交给弟弟处理,那克制的夸奖里可是带着自豪和欣赏的。哥哥可以不在意任何人的想法,他听过无数的夸奖,但还是在弟弟说“就你讲得好”的时候露出笑意。冰山哥哥只有在怼弟时最有趣最有人情味儿,“自宫”啦“你是不是把人给睡了”啦“你来当被表白的关老师”啦,哥哥的幽默劲儿其实和弟弟是一个路子,哥哥每次一边笑一边说“还贫呐”,真是让我琢磨出满满宠溺感。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王志革案时哥哥濒临昏迷,还喊着宏宇快走,这兄弟俩,真是出于本能的“峰宇同舟”了。

无条件的信任和支持是相互的,即使背后boss一开始就想嫁祸宏宇,恐怕哥哥的选择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放一下潘老师的采访链接:


http://mp.weixin.qq.com/s/9SIz6hKyrijJG_3QJHJ1RQ

存档

让我瘫一会儿:

从吴老师微博翻来的一组白夜拍摄期间的私照,穿制服非常正直非常帅,棉袄这套很暖男,酷爱甜食,剧里馨诚连执行任务都在喝珍珠奶茶。黑色那套目测是私服,也是剧中我最喜欢的一套。最后一张,emmm…馨诚和周巡比谁的胸更大?